教育资讯_新闻资讯_学校资讯

网站首页 访谈 正文

北大神童柳智宇: 3次夺得竞赛金牌, 拒绝西方名校, 余生研究佛学

2021-12-15 访谈 250 ℃ 0 评论
论坛名校网

浮华背后,当有选择。

2003年,夏季。

当中考即将来临时,14岁的柳智宇在学校的花坛前肃然而立。

站在花坛前的他大声朗读着一篇课文,旁边不少同学回头观望,诧异着端视着这位奇特的少年。

旁边的同学看着这位沉迷读书的少年,将书从他手中一把抢过来。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庄子》。

中考结束后,柳智宇进入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实验班。

他开始发表论文,开始代表学校参加竞赛,也渐渐开始作为一名高中生崭露头角,成为身边同学难以比肩的天之骄子。

一篇《幂数列求和纵横引论》的文章,柳智宇一举斩获了大奖,身边的诸位老师无不惊呆柳智宇超高的智慧。

他是那个时代逐浪的少年,更是无数普通学子心中羡慕的对象。

后来,柳智宇因为高超的数学天赋,进入了学校的竞赛集训队,开始了更加紧张的学习生涯。

他要日常学习高中功课,还要时刻参加集训。

一场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循环赛,让还在读高二的柳智宇代表中国队直接砍下了一枚金牌。

两年后,柳智宇前往俄罗斯参加第三十一届数学奥林匹克循环赛,成功摘得桂冠,成为冠军。

少年扬名,举校欢呼。

那一年,少年柳智宇在自己的笔记本中写道:

“天地虽大,无一可载我之物;

众生虽广,无一可立我之人。”

那时候的他,可能已经感知到了成名后的孤独,或许也是一种独孤求败的孤独。

2021年,柳智宇因为在比赛中多次优异且亮眼的表现,成功赢得数学奥林匹克赛国家队的青睐。

比赛后,柳智宇接过数学奥林匹克赛国家队投来的橄榄枝,从三十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顺利进入数学奥林匹克赛国家队。

这段时间,经常埋头攻读奥数题的柳智宇突然发现了怪相。

---「眼睛有点模糊」。

进入国家队的成员都要进行为期半个多月的集训,沈阳集训一度让柳智宇质疑竞赛的意义,是为了以后有人能够记住他的名字,还是为了学校的奥赛荣誉荣誉?

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柳智宇顺利夺得金牌,并被保送到北京大学数学系。

两年后,他的师弟韦东奕又代表中国连续两年度砍下金牌,成为赛道王者,并且同样被保送到了北大数学系。

大学时光里,柳智宇在学业上仍旧优秀,值得一提的是,他也仍旧炽烈地喜爱着一直藏在他心中的中国传统文化。

柳智宇的兴趣从数学转向佛学。他不仅自己学习,他还开始向家人普及佛法,并隐约透露出想要出家的想法。但当时他的想法尚未坚定,并未强烈要求出家。柳智宇的父母和柳智宇互相为对方妥协。柳智宇父母不反对他信奉佛教,而柳智宇答应父母不跑去世俗人的生活。

柳智宇开始了一边学佛一边学习的生活。

从传统文化---道学---儒学---佛学的递进,似乎让他的生命里,多了一种复杂的意味。

至于这种复杂的意味到底代表着什么,那时的柳智宇可能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他只是想到了以后的生活。

爱情、工作、生活,这似乎是所有人都需要经历的人生节奏,不知道,以后漫长的余生里,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可不可以不走这一条路。

柳智宇觉得这条路实在太苦,即便他如今还算是一个少年。

在那个凛冽的寒冬里,柳智宇带着他年少的疑惑,选择加入了学校的禅学社。

他在禅学社的时间并不长,有的时候会跟着社团前往北京龙泉寺做义工。一年后,柳智宇又转入了耕读社,成为了该社的副社长。

大二换届的时候,柳智宇成为了耕读社的社长。

耕读社因为数学天才柳智宇的存在,迅速积攒了不少的粉丝,有时候柳智宇在进行社团佛学心理讲座的时候,诺达的教室里学生满座,甚至还有人站在教室门口旁听。

2021年,四月。

柳智宇斩获麻省理工学院单年七万美元的全额奖学金,成功收到了该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不得不说,柳智宇对学习果然天赋过人。虽然他已经对数学没有足够的兴趣,但是在学霸云集的北大,柳智宇依旧保持名列前茅。这份麻省理工的录取通知书和全额奖学金,可是大多数顶尖学子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荣誉。

他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喜上眉梢,马上给他准备出国用品。

然而,在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到来的时候,柳智宇的父母还收到了另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儿子出家了。

在走入北京龙泉寺庙门的时候,他给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礼貌的回了一封信:

“很抱歉,我不会成为MIT的学生了。”

中国古代的传统思维中,读书的目的从来都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谓的名和利,只是考取功名之后给那个时代的读书人所带来的巨大的名和利。

那时候,还是专制王朝之下的政治社会,寒窗苦读二十余年的读书人,毕生的理想是服务政治、投身国家,而不是投身商业。

比起今天的我们,我们读书的目的之所以更具有功利性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我们已经处在了一个商业社会中。

逐利自古以来都是商业社会的至高法则,古代的读书与政治挂钩,现在的读书与经济挂钩。

试想,柳智宇这重名校身份,他何愁未来的人生?

但就是如此,一个拥有着光明前景的名校生,最终走了另一条路。

不出意外的话,他这样的人已经迈入世俗成功的道路,未来迎接他的将会是一片锦绣。但是世事往往有意外。而柳智宇就是其中一个意外。他先是被保送北大,后又被世界知名学校麻省理工以全额奖学金录取,就在别人都为他开心时,他却放弃麻省理工录取通知书,反而选择在龙泉寺出家。

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对于世俗的挑战。

我们读书工作也好,我们舍身出家也罢,说白了,其实就是就是人生的一种选择。

唐朝时期,削发为尼,出家为僧,是一种时代潮流,李隆基登上帝位之后,甚至以国家力量一方面禁止俗人出家,一方面勒令现有僧尼还俗。

所以,当在社会上的某件事情,成为了时代的主流,大家不会觉得它是一件错事,而会认为迎合大多数人的生活常态,才是最为有利的选择。

可是柳智宇的父母并不赞赏,也并不理解柳智宇的选择。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柳智宇不走“通天大道”,却偏偏要走独木桥。得知柳智宇要放弃麻省理工而选择出家,柳智宇的父母大受打击,他们都强烈反对柳智宇的这一决定。他们立刻从武汉赶到北京来劝阻柳智宇。但是没有任何用,柳智宇心意已决。

一个多月的时间,柳家父母什么办法都用了,俩人心力交瘁。可柳智宇的母亲大病一场都没能改变柳智宇的决定。无奈,柳智宇父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柳智宇走上一条不被人理解的路。

北京的龙泉寺,暂时成为柳智宇安身立命的地方。

北京西山凤凰岭山脚的这座寺庙,藏下了少年的理想,也藏下了柳智宇父母的悲情。

那一年,柳智宇正式在北京龙泉寺开始修行生涯,法号“贤宇”。

佛家修身,最为清苦。

在龙泉寺出家修行期间,柳智宇的生活非常规律。他每日的活动都是在龙泉寺中进行的。柳智宇每天清晨4点便起床,4点半的时候上早殿,接着读书和劳动。等到11点,便是吃饭时间。吃完饭,打坐休息。13点半午休起床便继续劳动或者读书。16点半准时上晚殿,继续上课。21点20分,寺院打板后,他便回到床铺休息,迎接第二日重复的生活。

这位少年神童,北大骄子,在出家后不久便将龙泉寺推上了风浪中。

无数人前往龙泉寺的游客,都想见一见这位少年。

而那时候的柳智宇也往往会选择拒绝,他并不希望外人打扰他清净地出家生活,比起世俗生活里面的烦扰,这里的环境更幽静,也更舒心。

不过柳智宇作为北大高材生放弃麻省理工录取却进龙泉寺出家的行为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不乏有好事之人带着猎奇的心态专门来到龙泉寺,想要见一见柳智宇。不过柳智宇一般都是以“不便见人”为由拒绝与来人见面。

柳智宇曾经写过一段话,大概可以用来作为他修行生活的一种总结。他说他住在寺院中,每天按部就班上殿读书劳作。他开始不再关注性别,甚至看待一个人的时候,会忘记那个人的性别和外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变得更加返璞归真。

出家修行的日子按部就班,单调却不乏味。

柳智宇一直把“普渡众生”作为自己人生的最高目标。可是在龙泉寺修行一段时间之后,柳智宇却发现自己对佛门的认识太过肤浅和理想化。寺庙不仅规矩很多,而且等级森严,这些都已经远远超过柳智宇对佛门的认知。这样的佛门跟俗世生活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

柳智宇在龙泉寺并没有寻找到心灵的安宁。在龙泉市修行期间,柳智宇翻译了多部经书,但是这些经书最后都被他的师父学诚法师霸占并署名。

而且最让柳智宇震碎三观的事情竟然是他的师父被举报性骚扰女弟子。可是寺院方面却心照不宣地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这让心思单纯的柳智宇心生厌恶。柳智宇呼吁大家要跟师父划清界限,还在网上写下批评龙泉寺的留言,却只引来一片骂声,骂他不懂感恩。

柳智宇的心中开始涌现出一种莫可名状的情绪,好像他心中神圣的信仰被玷污了。很快,龙泉寺发生了一件事,让柳智宇心中的失望更盛。

2021年,长达95页的检举报告被公之于众,令世人震惊。

这份报告是由龙泉市都监释贤启和释贤佳撰写。两名都监在这份报告中列举出非常充分的证据,非常清晰地将龙泉寺主持释学诚道德败坏的事情揭发。同时,他们还揭发龙泉寺存在违章建筑以及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等多个问题。

曾经的世俗生活,如今的佛门圣地。

柳智宇可能也不会想到,佛家圣地,竟然也同世俗之地有着同样的欲望和贪婪。

如果,那时候柳智宇心中有答案的话,他会不会想到两个字。

---围城。

你想出去,你想进来,你最后发现始终是一个圈,更可怕的地方是,你其实一直都在原地打转,你始终没能逃离这个充满欲望的世界。

这才是柳智宇一生最无奈的地方。

他南翼想象,一座导人向善的千年古刹竟然是一个如此藏污纳垢的地方,外界舆论一时哗然。

更可怕的是,在不久之后,官方宣布这份检举报告中所检举的问题都是真实存在的。本来还对检举报告存疑的民众纷纷愤怒不已,质问佛门清静之地,怎么竟然会变成如此污秽之地,真是令人失望至极。

从那以后,龙泉寺元气大伤,口碑一降到底。

顶流庙宇,黯然退场。

龙泉寺从曾经的寺庙顶流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小寺庙,而且拥有了如此不堪的口碑。

而因为“学诚”事件失望的不只是民众,还有在龙泉寺出家的柳智宇。柳智宇当初出家是抱着“普渡众生”的目的,他想要帮助别人,他更希望在一个无为无欲的环境中,彻底明白生活的真谛。

但是没想到他所修行的龙泉寺的真实模样竟然如此不堪。

这可能也是柳智宇最终选择下山的原因。

无奈且落寞。

他希望的清净,他希望的一切,终究没能如愿。

柳智宇是一个心中有大爱的人,在龙泉寺修行期间,他接触到很多内心迷茫和痛苦的香客和佛门弟子。但是他那时候自己心中也有很多困惑,所以他并不能很好地帮助别人解决心中的迷茫和痛苦。为了更好地帮助别人,柳智宇在母亲的资助下,特意去考取了心理咨询师执照。他想通过科学而专业的学习,来更好地帮助别人。

柳智宇不愧是学霸,他从2021年开始接触心理学,到2021年底的时候,柳智宇便考取到了三级心理咨询师执照。

成功考取心理咨询师执照后,柳智宇便开始了他的“普渡众生”大计。

柳智宇在网上开通了一项“佛系心理咨询”服务,试图将佛学和心理学结合起来帮助他人。

令柳智宇没想到的是,仅仅是在服务开通的第一天,便有四个人来咨询他。柳智宇发现需要心理咨询的人真是太多了,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而一心想要帮助的柳智宇为了帮助别人而学的心理咨询,也为他指引了未来的路。

柳智宇心中有一个想法逐渐成型。

2021年3月下旬,柳智宇已经出家八年之久。而此时的柳智宇决定走出佛门,他决定以入世的姿态,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来解决人生困惑。这才是他一直想要追求的“普渡众生”之道。

毫无疑问,柳智宇曾经拥有一条世人眼中的光明大道。

可是柳智宇偏偏不满足于走这一条离世俗成功最近的路。他心中自有丘壑,那些世俗的成功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普渡众生”,是帮助他人,是心灵安宁。

以前常常听人们说,人这辈子,最舒服的生活方式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度过一生。

后来,说法变了。

真正的生活,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可以选择做什么,而是你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言语中的逻辑,关乎选择,更关乎生活的真相。

我们普通人,飘零半生,努力半生。

不过一套房子而已。

寸土之地,一家而已。

其实你在知天命的年纪回头看看,人这辈子,漫长的人生中,真正在乎的也就是没有人情、没有温度的钢筋混凝土。

那些霓虹灯的美好,大多数不属于我们。

更属于城市的点缀品。

至于霓虹灯下有怎样的故事,又藏着怎样的故事。

我们无从谈起。

依稀记得那一年,当柳智宇拒绝了麻省理工学院后,其学校一名老教授礼貌的和柳智宇说了一句话:

“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认清自己的道路。”

有人曾经说过,人这辈子只有两件事情,你会在你漫长的一生中觉得很有意义:

第一,知道父母将自己生下来。

第二,知道自己为什么生下来。

除却这些,大多数的人大抵都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规定,怎样的年纪,我们要做一些怎样的事情。

迎合世俗的人生轨迹,未免就是对的,也未免就是错的。

或许,一些人的选择,真的才叫选择。

本文来源:http://www.bbscode.com/fangtan/2516.html

Tags:佛学神童余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