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苦妻
    笔趣阁 www.bbscode.com最快更新苦妻最新章节。

    亚丰没理会大哥和未来大嫂,他跟在小舒身后离开,几个箭步,抢到小舒身后,拍拍她的肩膀。

    小舒回头,胸口情绪未平。

    “你这样很好。”

    撂下一句话,亚丰离开。

    对住他远去的脚步,小舒怔仲。她这样子算“好”吗?他会不会气炸?

    餐厅里,志中的脑袋空白,苏静在他身上赖着、啜泣着。

    “你一定要帮人家讨回公道啦,不过是个低三下四的贱人,都可以这么目中无人,往后我嫁过来,还有好日子过吗?”

    她过度娇腻的声音让志中火大,冷冷推开她,志中问:“你敢指天立誓,说小舒进过你的房间?要不要我认真查查,若查出来是你在造谣,我们的婚事就此作罢。”

    他的态度教苏静吃惊,志中从不曾这样子对待她。这天,她连夜开车回上海,所有人都很乐意地列队向她说再见。

    站在菩提树下,小舒俯身,拾起一片落叶,每每找到喜欢的菩提叶,她便将叶片泡水,等叶肉腐烂后,用牙刷轻轻刷去,晾乾。

    褪去绿色后,密密麻麻的褐色叶脉像张网,她用毛笔在张张心型的细网间,写下志中的名字,盼呀盼,盼望他的心连同他的名字,一齐落入她细心织就的情网。

    做这件事情时,她分外细心,生怕不仔细,毁了自己的努力,一如她对於经营爱情,总是小心翼翼。

    仰头,这棵树是她到牧场那年种下的。

    那时牧场的占地不大,成员不多,每件工作,不分老板员工,大家一起动手做。

    那个炎热下午,他们进了一整批树苗,大家合力挖洞种树,小舒也来帮忙,她提着水桶来来回回为树苗浇水。

    菩提树混在整批树苗里,发现它时,志中直觉将它丢置一旁。

    是枝头上那两片半枯的心型叶片吸引小舒的注意力,凑近,蹲低,小舒的手在叶片上轻轻摩蹭。

    说不出的难解心情,只觉自己和菩提树同病相惜,她同它都是人们不要的小东西,同是一个不经意就忽略的空气,心啊心,他们的心都缺乏雨水滋闰。

    是阿木先注意到小舒的落寞,他凑近问她:“小舒,你喜欢菩提树?”

    阿木的话教会小舒,这棵被忽视的小树叫作菩提,小舒笑着点点头,才十六岁,她的笑容就能眩惑人心。

    “阿木,我们把这棵树种一种吧!”

    “不好啦,这排松柏是我们牧场的门面,中间插棵菩提不伦不类。”阿木有他的考量。

    “可是……”

    阿木想再表示意见,却接触到志中不善的眼光,他住嘴,小舒也乖乖放下手中树苗,继续浇水。

    树种完后,工人们纷纷散去,小舒留在原地,仍是爱怜与同情。

    轻抚枝头上的两颗心,她告诉由口己。“瞧,你比它更幸运。”

    丝晖将她的身影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黑影,蹲着身,细小的胳臂轻搂住小树苗,沁心的木头芬芳侵入鼻间。

    一棵树、一个小女孩,孤伶相依。

    这情景触动志中的心,远远站在宿舍旁边,原本想冲上前,质问她记不记得自己的工作是做饭?但她周遭的孤寂,止住他的质询。

    带着冲动,大步跨出去,他不发一语,弯腰,抢走小舒怀里的树苗,另一手拿起锄头。

    怔愣三秒,小舒了解志中的动作,快步提起水桶,追随他的脚步,奔到牧场另一角,种下菩提树。

    从此,这里是她的私密园地,这里有他对她的心,日复一日,她在这棵树下幻想他的爱情。

    她又到这里来?

    志中站到她背后,久久不发一语。

    只要小舒不在厨房、不在房间,他笃定能在这里看到她的身影。

    她总是抱着菩提树、靠着菩提树,一如往昔,明明是亲蔫的动作,不晓得为什么,他总在这样的宁静空间里看见孤独,她的孤独一次次促使他的心动,总要他发挥足够的意志力,才能压制动心。

    笔趣阁 www.bbscode.com最快更新苦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