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bscode.com最快更新都市奇门相师最新章节。

    回去的路上,刘佳对张凡多了几分兴趣,毕竟在港岛这地方,一个风水先生是很受人尊敬的,尤其是张凡刚刚表现出来的那一手,显然是要比老板娘之前找过的风水先生高明很多。

    不过刘佳显然还是比较有分寸的,在回了住处之后,并没有缠着张凡问东问西,毕竟张凡赶了一天路,在刘佳看来他也是挺累的。

    张凡则是和刘佳打了个招呼之后,用几枚铜钱在自己的房间门头和窗户上做了一个小型的风水阵。作为引导气场之用。

    那间小房子住起来终于舒服多了。刘佳进去感受了一下,哪怕她是个普通人,也能感觉到房间里和以前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刘佳也是真的累了,没有询问太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去了。张凡则是倒在炕上摸出手机开始对比着地图寻找金鑫影业大厦的所在地。

    不得不说港岛的地理环境比张凡之前预想的要复杂很多。

    港岛毕竟不是江州,很多事情做起来不可能像江总那样放开手脚去干。张凡虽然说要跟金鑫影业的人不死不休。但是他不可能直接拎把刀冲到人家大厦里面,像个古惑仔一样从1楼杀到顶楼。

    要收拾金鑫影业的这些人还得做回老本行,用风水手法来收拾他们。对张凡来说,摆一个风水煞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可以用来制造冲煞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到了港岛以后,张凡发现这里的建筑物鳞次栉比,挨得非常近。对他布置煞局造成了一些影响,而且一旦煞局布置的有所偏差,就会影响到周围其他的建筑。

    布置风水局势影响因果的事情,对于布置者本身也有一定的影响。如果张凡布置的煞局伤害到了旁边建筑物里的无辜人,他身上很可能会背上几分罪业。所以在进行布置时一定要非常小心才行。把地图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最后张凡决定去实地考察一下。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张凡听到刘佳的房间方向又传来了音乐声。这应该是要开始工作了吧,还真是挺辛苦的。明明这才休息了没有几个小时。

    轻轻的关上单元的大门,张凡独自走出了海防大厦。刚刚他们出来的时候天还亮着,现在却是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不过和江州比起来港岛的夜可要有生气多了。

    北方的城市通常在进入夜晚之后就开始变得萧条。可是在这里不但没有任何萧条的景象,反而比白天的时候显得更加的繁华。挨挤在一起的建筑物,整个街道都被灯光照得一片通明。张凡按照地图的指引。朝着左边那条路走了下去。从深州火车站出来的时候,张凡是戴着墨镜口罩的。生怕被人发现他的行踪。不过刚刚下楼的时候他却没有戴墨镜,只是扣了一顶鸭舌帽在头上还带了个口罩。毕竟在夜里要是戴个墨镜走来走去的话,实在是显得太扎眼了。

    不过真正走出来以后,张凡却发现自己还是土鳖了。人家这边的人戴墨镜根本就不分什么白天黑夜。不过是走了一个路口的距离,他就看到有好几拨戴着墨镜的人从他身边走过。

    尖沙地是港岛有名的繁华地区。在张凡走的这条路尽头有一座名为海港城的大厦。张凡从香奈儿的店铺走进去,有点晕头转向的在大厦里穿行了一会儿。终于算是找到了出口。

    走出大厦2层的出口,首先听到的就是海水翻滚的哗啦啦的声音。

    金鑫影业大厦在维多利亚港附近。

    不过张凡现在的位置却并不在维多利亚港,而是在海港城外面的华夏客运码头附近。

    既然是一个人出来办事儿的,张凡凡事都要多加小心,在他发出了“不死不休”的宣言以后,张凡就不相信金鑫影业的人不会提防着他,所以他要从海边绕道去维多利亚港,而不是从海防大厦直愣愣的向南走过去。

    张凡是个在山里长大的娃。对于大海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向往。站在海边吹着清凉的海风,感觉心里那份烦躁消减了不少。

    都说港岛是购物的天堂。海港城这边也是一个大的购物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都很多。尤其是在购物之后,人们也乐意出来在海边散散步,吹吹风,海岸这边的游人还是挺多的。

    张凡本来就长了一张大众脸。装扮也很是低调。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然而他刚刚沿着海岸走了一小会儿就发觉到前方的游客们传来了一阵马蚤动的声音。

    张凡现在是非常不希望牵扯到一些麻烦中的。侧身就往路边一靠。不管是有什么麻烦,都让他们先过去再说。

    很快张凡就看到了引发马蚤动的原因。

    从远处跑过来两伙人。

    前面的一伙只有两个,一男一女。女的大约20岁左右,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制服衬衣挂着一条蓝白相间的小领带,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的百褶裙。一头小波浪的长发披散着,面容格外的清丽可人,只是此刻她那张白皙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慌。而拽着他奔跑的却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流着一个小平头,头发根根支楞着,一对剑眉很是硬气。仔细看两眼的话,还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感觉。如果他去修道的话,说不定会有所成。

    而紧追在这两人身后的那群人就比较复杂了。人数足有七八个,从装扮上也看不出来他们是什么人,不过几乎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把砍刀,一边跑一边喊。他们喊的都是这边的粤语张凡不是听得很懂。大概也就是一些什么“不要跑”“砍死他”之类的话吧。

    “哎呀!”

    年轻女孩儿的体力显然不是特别好,再加上穿的鞋也不适合奔跑,本来就已经很吃力了。在路过张凡身边的时候,猛然被脚下的一个地面裂缝绊了一下,整个人朝着地上拍去。中年男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女孩摔倒在地上之后,还拉着她的手往前跑了两步。女孩本来就是膝盖着地,被这么拖了两步,白皙的膝盖顿时被磨得破皮出血。

    “后生女,你木有戏吧?”

    男人回头把女孩从地上拽了起来。他说的是口音非常重的普通话。张凡在脑子里把他的话自动修正了一下。他应该是在问那个女孩没有事吧。

    女孩的眉头皱着,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可还是很懂事的点了点头,就要跟着男人继续跑。只不过这一迈步,膝盖上的刺痛就让她低低的痛叫了一声。

    “大叔,谢谢你了,你跑吧,我跑不了了。”

    女孩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一口普通话,其中还夹杂着一点乡音,张凡听着感觉很熟悉。江州市位于冀北省。而这个女孩说话的声音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是同属于冀北省的,永年市那边的口音。这也算是半个老乡了。

    “女仔,这时候还说这种话做什么?赶紧走,我背着你。”

    中年男人说着有声蹲下,示意女孩上他的背上来。

    “不要了,大叔。你跑吧。谢谢你,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如果还有以后的话,我会想办法报答你的。你快跑吧,背着我你跑不掉的。”

    女孩拒绝了中年男人的好意,转过身来面向身后追来的那些拿刀的年轻人,虽然脸上满是恐惧,却依旧闭着双眼,大大的张开了双臂,似乎是要把身后的中年男人给挡住。

    “扑街!”

    中年男人嘴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一把拽住女孩的肩膀,把她拽到了身后,然后挡在了女孩和那些持刀的人之间。张凡摇了摇脑袋,开始凭着印象大概翻译这些人说的话。

    “你们这些死扑街有种冲着我来,不要难为一个外地来的后生女!”

    见到女孩和中年男人不跑了,后面追上来的那群人也倒没有再着急。停在距离中年人三四步的地方,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头发梳成三七分,颇有点像古惑仔里陈浩南的混混用手中的砍刀指了指中年男人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个死剩种扑街仔。知不知道我尖沙地沙胆明是什么人?敢从我手上抢人,你个扑街仔是不是活腻歪了?

    据说在港岛回归之前治安比现在乱很多。有一次港岛的明星古某乐在拍摄一场“劈友”的戏时,居然撞到了隔壁街一群正在“劈友”的混混。

    所谓“劈友”就是砍人。在港岛回归之后,这种拿着砍刀在街上行凶的事情已经极其罕见了。周围围观的人不少,可是却没有一个想要上去劝阻的。甚至还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年轻人在那吆喝着让他们赶快点。

    张凡的眉头越皱越紧。人都有一种同情弱者的心态。现在那个女孩和中年男人无疑就是弱势的一方,尤其女孩还算是张凡半个老乡。如果是在平时,张凡说不定就会上去帮上一把的,可是现在他是真的不想冒着暴露的风险去强出头。

    笔趣阁 www.bbscode.com最快更新都市奇门相师最新章节。